獄・楽

某閑。

成人済。
偽りの自宅警備員。
腐ってないが、かなり節操なし。

【娛樂向】從刀郎台詞開出的一些腦洞。

打了一半才想起來沒有切換輸入法,懶得改了,帶來閱讀上的不便請多包涵。



!注意!

有強烈的主觀猜測、臆斷、妄想、腦補。

有很多道聽途說、不明野史、都市傳說。

考據不足→有

拾人牙慧→有


會有一點點專業向的詞彙出沒,不懂的請善用谷歌和度娘。



看完之後可能會有「原來如此!」和「放P鬼扯!」兩種反應,都是正常現象,不用擔心。

寫這個是初衷是希望大家在聽到這些語音的時候可以開開腦洞,打發無聊的練級和撈刀過程(藉口


切記切記,這種東西看著開心就好了。


當真你就輸了。


另外,歡迎大家一起來YY!

嬸嬸們的腦洞,是星辰大海!


================


  •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さて給料分は仕事をするか」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很多大名家的名刀都流入坊間,在高利貸之間輾轉,成為抵價=換錢的工具,所以爺爺在被寄贈給東京国立博物館之前是私人所藏,入手途徑應該也是「那種」渠道。


爺爺你老糊塗了嗎,賣身不叫領工資……



  • 尊老愛老是傳統美德。

「んん~世話されるのは好きだ」


豐臣時代爺爺的主人秀吉的正室高台院(也就是我們熟知的ねね)是史上著名的女漢子&愛照顧人(雖然沒有自己的孩子)。爺爺那麼需要人看護,不知道是不是被ねね慣的。妄想一下愛操心的ねね(by戰國無雙系列)和爺爺的互動就覺得萌得不行。ねね簡直就是ダメじじい製造機


不過尊老愛幼也沒啥問題,本丸本來就是敬老院和托兒所。



  • 教練,我…我想做隊長。

「隊員・・・? 俺隊長がいいなー・・・」


這種乾淨利落的表達不滿,可能是受CCO口中的爺爺、原主人源賴政的影響。


  二条院御時、春残二日といふことを上の男をのこどもつかうまつりけるに


をしめども今宵も明けば行く春をあすばかりとやあすは思はむ(玉葉287)


這首和歌什麼意思呢,「春天都要過去了我怎麼還沒成殿上人呀主上你倒是看我一眼嚶嚶嚶」(大霧


  二条院の御時、年ごろ大内守ることをうけたまはりて御垣の内に侍りながら、昇殿を許されざりければ、行幸ありける夜、月のあかかりけるに、女房のもとに申し侍りけるに


人知れぬ大内山の山守は木がくれてのみ月を見るかな(千載978)


這首說的又是啥呢,「我雖升到了守護大內的地位卻還是不能去找主上嘮嗑嚶嚶嚶」(大霧


雖然晚年常常唸著自己怎麼還沒能升官,但其實賴政最後在平清盛的舉薦下還是升到了從三位,破格成為了平氏專政時期官位最高的源氏朝臣呢。70多歲的高齡都那麼拼,還真是賭上了爺爺的名義


のぼるべきたよりなき身は木のもとにしゐをひろひて世をわたるかな (平家物語 巻四 「鵺」)


在那之前當然免不了還是會夾著諧音哭訴「沒法爬上樹的老頭子我只能在樹下撿撿香菇(しゐ=,音同四位)過過日子,悽悽慘慘戚戚嚶嚶」(大霧


這三首和歌充分詮釋了賴政爺爺自從五位→正四位→從三位的升官史。

也充分說明了,不僅是小孩,會哭的爺爺也有糖吃。



  • 看我可愛的假動作。

「フェイントに見せかけて攻撃!」


沖田君著名的三段突刺據說就是假動作+刺喉的連招。

順便提一句,如果把清光、鶴丸、今劍放在一個隊伍里,可以欣賞到「在上面喲」「在後面喲」「假動作攻擊」的華麗三連HIT。有點卑鄙呢。



  • 愛沖田愛砍頭。

「首落ちて死ね!」


記得沖田君當時經常在新選組肅清組員的時候擔任介錯一職,他介錯過的人裡最有名的應該就是総長山南了吧。

安定如果和歌仙組一塊兒大概組合名會叫「獵頭者」之類的吧…(果然是一點都不風雅!



  • 小貓咪乖乖受死。

「殺してやるよ、子猫ちゃん」


應該和沖田病逝前看到黑貓卻砍不了的那個子母澤寛個人創作梗有點關係。

太兇殘了,來跟著江雪念:劍乃凶器,劍術是殺人術。



  • 別被我的帥氣迷瞎了眼

「そーら目潰しだ!」


主人土方戰鬥中喜歡踢腳下的沙土干擾敵人的視線,「揚沙迷眼」四個字是很貼切的翻譯。


一點都不是偶像派的武士作風。
不過這有點頑皮?的地方倒也挺適合兼桑的,畢竟他還只是個孩子。


而且如果和床單・小粉紅放在一起出陣,就能深刻體會到來自他的溫柔。

「別盯著我看!我不是贗品!」

「這猥褻的視線…被視姦了呢…」

「……弄瞎他們吧……」


台詞當然是假的,別信。



  • 別看我長得可愛

「暗殺、闇討ち、お手の物!」


關鍵詞之一【池田屋事件】。

關鍵詞之二【油小路事件】。

在永倉新八的回憶錄里還提到過,土方用他的脇差切斷過相當於性命的藝妓的頭髮,簡直是女性公敵。



  • 才不和你玩捉迷藏

「隠れようが無駄だ!」(之前打錯了,已修改,謝謝提醒!)


躲什麼躲,連人帶棚一起砍了你,別以為我做不到,只要是主命以下略。

說起來有一天打開刀郎主頁loading傳來一個溫柔如水的聲音問我要砍誰,猶豫了半秒才意識到那是社畜的營業用mode。

戰慄之餘我可恥地硬了。


 

  • 力力力的李麗麗

カカカカカ!


怕卡卡卡打得太多引起大家的不適,不過真的有人能一下子分清我打的是力力力還是カカカ嗎?

比較溫馨的腦補是說他獨特的笑聲是地藏菩薩真言「Oṃ hahaha vismaye svāhā」的一部分,中間的hahaha就是地藏菩薩的種字【ह】(ha)的三遍連呼,所以卡卡卡=哈哈哈,比較接近的梵文發音大概在呵呵呵這個位置?(別笑,看我認真的表情)。

別問我為什麼hahaha在日文的慣用音是卡卡卡,我不知道,以我貧瘠的密宗知識再往下說就真的只是胡謅了。


關於種字可以參考大俱利伽羅脖子上那個掛件上的梵文【हां】(hāṃ),那是不動明王的種字。

如果我告訴你們這個字在日文發音里像上炕的「炕」,你們會不會對力力力好一點?←不信去聽力力力的卍解台詞,每次聽我都覺得他打麻將杠了人家的牌……)

其實一句話就能寫完的內容我整整聽了一個小時的這段BGM(youtube)才憋出來,快內傷了。



  • 這裡這裡這裡

「そこですか。」

「そこだ。」

「そこだね。」

「そこだよね。」


所以到底是哪裡?

句尾だね和だよね的區別讓我忍不住想起了大學擼過的課題。

另外青江你不覺得你破壞了人家兄弟三人相處的和睦時光嗎?

哦,這裡沒有梗,只是覺得青江故意跟在左文字三兄弟後面特別欠打。



  • 牛郎

「ご指名かい?じゃあ、期待に応えないとね」
「いろいろ試したいことがあるんだ。手伝ってくれるかい?」
「刀剣乱舞、始めよう」
「いいね、悪くない」
「参ったな…これじゃ格好つかないね」
「決まった…かな?」


把這些台詞連起來看我能看出一篇完整的,可擼的小肉文。

哦這裡也沒有梗,單純是一個近侍是CCP的謎嬸的腦內花田小劇場而已。

另外關於中之人在公開event上管黑皮叫くりちゃん也根本是out的!太黃暴了我真的什麼都不懂(捂臉跑開






评论(17)
热度(268)

© 獄・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