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楽

某閑。

成人済。
偽りの自宅警備員。
腐ってないが、かなり節操なし。

不完整盘点,花丸的药研小哥哥有多好(笑)

2.5次元观察日记:

原文地址: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074395915384


“花丸”的药研作为无数本丸中的某个体,在众多花丸病刃里属于相对而言比较没有脱轨翻车太严重的(瞅啥瞅,那边那个东张西望的长谷部,说的就是你!)

参与了花丸近半数ED的麦霸药研小哥哥,除了具备游戏里沉稳可靠的兄贵范儿外,偶尔展现出的反差萌特别有杀伤力。说到底还是短刀嘛!


第1话

扔雪球的场景,初登场。

其他三把短刀都好好道歉了(鲶尾毫无悔改之意还往清光脸上扔了一个雪球,导致增田俊树记恨至今w)而这里的药研始终都是“我就看着你们玩”的不置可否扑克脸。

被长谷部和烛台切说教的时候,和其他有点内疚的短刀们相比药研基本就是一脸“低头听着就是”的内心毫无波动,但冷不防被鲶尾甩锅“是药研提出我们运动不足的!”

“怪我咯?”

这个地方前田的表情从内疚到诧异再到为药研鸣不平,整个变化非常丰富,但药研从头到尾还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就算被鲶尾甩锅也显得特别不痛不痒。

再反观那个喋喋不休的长谷部(笑)

这一幕,双重意义上的无数审神者重伤…被安定萌的,被开启医生mode的药研撩的…

第2话

烛台切说话的时候,药研低着头。

鹤丸说话的时候,药研低着头。

始终低着头像是若有所思,对信长这个话题表现出不参与不表态的药研,直到鹤丸直接把话茬抛给他才开始陈述自己的意见——此处经典的极化台词登场。

对于审神者的“不要急,慢慢来”的指示,继续低下头淡然表态。

这里有个小捏他以前也提到过好几次了(主要是声优们一直都在碎碎念着w)。在最初试收录的时候,给宗三配音的泰勇气搞错了念台词的时机,结果宗三的真剑必杀台词被他硬是念成了“这就是魔魔魔魔魔王的刻印!”全场爆笑,后面接着药研一句低沉的关心“你没事吧句号 ”就被山下诚一郎半笑着念成了吐槽版的“你没事吧问号叹号”。这个魔魔魔魔魔王梗在各大杂志取材里都提到过,圆盘第一卷的副音轨里也提了一次, 网络广播里至少说到三次(包括今天的最终回配信),可见令人印象深刻的程度w

望着本能寺大火各有所思的三把曾经的织田刀。

在我的脑补中,距离镜头的远近大概是对织田信长的执着?长谷部是提到信长反应最激烈的刃,宗三则是作为天下人之刀屡次易手,身上被信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相比之下,传说中已经陪着信长消失在本能寺的药研反而要更释然?

清光口中的「天邪鬼」(口是心非地闹别扭)初听像是在形容长谷部和宗三,但药研其实也有逞强嘴硬的部分在,这个我们后面再说。

说完一句辛苦了,就跑去和大家开心吃火锅的药研,仿佛没把刚才的出阵放在心上,豁达又大气。

捧着碗似乎在看什么,大概是在观察粟田口的其他兄弟们有没有好好在吃饭?

果然和兄弟们跑一块儿去了。

后面剧情给两个对信长有心结的刃留了戏份,特意描写了他们对信长放下包袱的心路转变(也可以说是成长),相比之下药研从一开始对信长这个问题给出的就是模范答案,根本不需要心理做辅导。

但是ED的一幕又让人特别容易有瞎想——小哥哥他和正片一样若!有!所!思?

药研你到底负担了什么?像长谷部或宗三那样逞逞口舌之快发泄一下也好啊…?(突然心疼.gif)

第3话

以物易物中一下就被人体图鉴吸引了的药研。

这里的蒙古大夫暗黑药剂师既视感满满。

只见他拿出了 自称最新作的可疑小药瓶,如果不是压低了声音搞神秘,我一定会更相信药效…。

药效有保证,味道就……

从这里我开始怀疑,如果让花丸药研做饭的话说不定能毁掉整个本丸——只追求最营养最能补充体力的军饷,然后把料理搞成紫黑色冒着浓烟什么的……仿佛能听到了烛台切的惨叫。

搞不好这个本丸里做饭最好吃和最难吃的就是这两个戴个黑手套永远不脱下的。

虽然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但我要守护这个毫无瑕疵的笑容  (´;д;`)

因为药研在战斗之外的感情表现一直都挺平淡,所以看到这种笑容怎能让人不虎躯一震!

大概是受了第一话的教训?B part的药研没有直接参与弟弟们的玩耍,而是在一边默默守护。

对于大家都觉得“是樱花就好了”的想法表示不能理解,这点非常符合“战场长大”的不谙风流。

开始写祈愿短册之后第一次出现了让人“?!”的表现——居然在短册上画樱花,还用着一种得意洋洋的语气给莺丸看,仿佛在…求点赞…?小哥哥这里的可爱度瞬间爆表!这里到底是为了表现他对“向大树祈愿”这一行为的无所谓还是终于流露了像短刀的玩儿心就不得而知了(不知道这个神来一句是不是山下诚一郎的即兴发挥…)

安定看到的短册里,有没有药研写的“想见一期兄”呢?不过感觉他应该不会直接写出来吧。不然画个草莓象征一下好了

第5话

“去找个衣服多的借一套呗。”“只要能穿上就有办法的吧。”

如此妥协不计较,一般刃会想到这种主意吗?在药研心中大概是只要能上战场的话,穿什么都无所谓吧…不愧是有时会出现思考回路短路的战场刀(褒义)。

说起来这个细节和对仪容很讲究的烛台切又一次形成了鲜明对比w

这个地方看几遍都要笑死,光画面就很逗了,还要听中之人精分去对某文系的强烈吐槽“爱染明王都给你撑胖了!”

这一幕仿佛偷穿爸爸衣服的熊孩子,小哥哥的表情异常不满。虽然说了只能要能穿上就总有办法…这显然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尺寸。

“这样是没法战斗的。”

“像小孩子。”

这两句话大概就是药研的雷点了(笑)

“大家一定也都想穿穿看吧!”by 系列构成&脚本ピエール杉浦。

“那衣服我就先不借你们了哟!”by用笑眯眯的语气进行威胁的烛台切光忠。

以及“你们真的那么喜欢这衣服吗!”的鹤丸吐槽。

啊……花丸的本丸怎么那么和睦!

看到小哥哥盯着苹果反复观察,谁能想到后面的悲剧。

放我进去放我进去!我要去开香槟!

和前面的樱花一样,对于歌仙摆出的“风雅之物”又一次露出“哈?你在说啥?”表情的药研小哥哥。

“信长公可是擅长侍奉的达人呢!”药研的口气是如此自豪。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做到的?www要说人家打刀太刀不擅长用小刀削苹果就算了,你可是短刀啊!到底要笨拙到什么程度才能在削皮的时候如此惨烈?

此刻我已经在心底认定除了上战场外,搞不好花丸的药研小哥哥在其他地方的生活能力非常低下,且,不具备一般常识…(所以你做的药怎么能让人放心吃?)

谜一般嘚瑟(笑)

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信长吗?

看到大俱利伽罗感叹烛台切的手艺,忍不住也想讨来喝一口尝尝美味的药研小哥哥…居然会在吃这个方面有着好奇又性急的一面,简直像短刀一样!怎么那么可爱!(炸)

担心被骂的鹤丸、心虚的歌仙,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的山姥切、鸣狐、莺丸,有点小吃惊的烛台切。

然后,真的就吃得很起劲的药研小哥哥…开启了吃货属性的疑云。

第6话

外事不决问长谷部,内事不决问烛台切。

本丸有任何医学问题显然理所当然就是问药研。只见他笑得像把短刀,下手却依旧不含糊。

这都不是用撕的,是用扯的。爱惜书本不好吗?你们这些器物破坏组能不能有点自觉?

因为有过第3话被被的惨痛先例……有点想为花丸审默哀。


第7话

锻炼场里,必须由自己来率领短刀们努力锻炼的责任感全写在脸上了。

但和兄弟们一样,药研小哥哥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不过一直攥在手里不放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

长谷部领导本丸,药研领导粟田口。告诉我,短刀们的零用钱该不会也是你发吧?

虽然平时感情起伏不大,不像大部分们的粟田口兄弟那么一惊一乍全写脸上,但和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小白相比,药研看到大海的反应至少是有惊讶的成分在的。

反光的镜片,不怀好意的笑,扭来扭去的海星——原来药研也会去惹乱酱玩,仿佛小学里爱欺负女孩子的男同学…联想后来的发展,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在回归童趣在放飞自我,还是故意要用这种方式转移多愁善感的弟弟的注意力呢?

此处你追我赶的两个人可爱到BOOM。

听到吉行感叹左文字兄弟感情融洽的下一秒,药研立刻去观察乱的变化,显然是深知乱比自己更容易对“兄弟”这个词产生动摇吧。

想到哥哥,大家都沉默了。

药研首当其冲打破兄弟们的不自在,这里的表现可圈可点。

“我带了西瓜来,要一起吃吗?”

打了圆场后,却又露出了一个寂寞的微笑。

与其把思念藏在心里,表现出来反而更好受一些。 

这段地方的心疼度MAX。粟田口全体都想见哥哥,但对于药研来说除了自己对一期兄的思念外,还有希望弟弟们能快点如愿,不用再难过的责任感。

但一期兄他总不来。

让感情匮乏的小白来给他披上毯子这个选择非常棒。

在出发去海边玩耍前鸣狐的“要小心”和回来后随从狐的“玩得开心吗?”正好也给鸣狐后来从审神者那里拿到富士札做了铺垫——粟田口大家族里这两个比药研还要缺乏表情变化,但应该也和他一样,有着自己的念想。

又当哥哥又当妈,药研小哥哥操碎了心。

简直要泪目。

在游戏里,粟田口的短刀和一期一振手合会有特殊台词,但只有药研没有称呼他“いち兄”。向樱花祈愿那次是从他嘴里第一次听到一期兄这个词,而这一幕就是第一次听到药研亲口叫哥哥。

从这里开始有了一种紧锁的眉头终于展开的释然。

我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这地方不错吧。

我们都变强了。

(说句题外话,我挺佩服一期一振第二天敢在本丸的象征上挂秋千,胆儿够大不愧是御物的度量……)

上次开花的时候非常好看,下次我们就能一起赏樱了。

——这就是药研性格中很积极的部分(当然之前在本能寺那里也能窥见一二)。

消极的人会想着过去错过了多少,积极的人会想着未来还能拥有多少,拍黑板!同学们都好好学学!

“药研是想着实现这个愿望,才把它当成护身符的吗?”

“才不是,只是弟弟们太烦人了。”

“药研,你做得很好。”

一期兄!你这个动作也很好!

谁能想到药研居然会湿了眼眶!——然后柄er又该BOOOOOOM了!

红着脸逞强地别过头去的小动作特别带感,所以我说当初清光那句“口是心非”其实是连着药研一起说在里面的(伏笔回收w)

“今天的月亮是至今为止最棒的。”

这里特别巧的是,动画播出的第二天就是超级月亮,见证花丸奇迹的一部分(笑)

第二天拿着一期一振的刀纹铃铛给大家看,“这个纹…是一期兄?”

药研没有直接开口回答,只是含笑颔首,在其他兄弟的面前继续保持一个“大人”的样子。

我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玩闹呢!

 这不是玩得很开心吗!(婶婶欣慰地抹泪)

要玩就一起玩,要闹就一起闹!


第8话

睡觉也不脱手套,这是原则问题。(所以烛台切那边我也能想象了)

干嘛啦!可恶的齐藤壮马!(增田俊树式口吻)

毕竟才刚和一期兄说过,我们变强了,要靠自己。

其他的短刀们或多或少都露出了惊恐的反应,只有药研一上来就是稳稳的。 能露出这种笑容,显然是从一开始就得出了根本没有鬼这个结论。

Nice 棒读,要你演戏真是为难你了。(我甚至开始认真比较起药研和蜂须贺之间谁的演技比较烂www)

后面发现白影的真相是偷了被被的被被的歌仙,药研的反应也是那种“大半夜的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吗”的语气,没有半点吃惊。


第10话

久违的战场,作画爆炸的B part。

花丸里药研至少出战了三次(本能寺一次、等待一期兄显现的过程中一次、外加这次)。比起某些战场在厨房的花丸刀,真的是名副其实 的“战场长大”。

或许只有在花丸内才能看到的粟田口兄弟协力技,合掌。感谢花丸。

这里大概是所有柄er咽气的瞬间——谁能想到之前在采访里提到的“不知道花丸里药研有没有机会说出这句话”的“这句话”,居然是这种像在耳边炸裂的性感爆弹…那边那个溯行军,快下来换我来! (闷绝升天安详脸) 


第12话

在新选组的刀们苦战在池田屋、爱热闹的那群刀在外面唱K喝酒扯淡聊天的时候,温泉里是另一幅和睦的景象。

药研果然洗澡也不脱手套,不负众望。

短刀的体格和一边喝半高了的烛台切的对比也很强烈。

花丸真的很喜欢嘴唇特写你们不觉得吗?还好这话的药研小哥哥是短刀,不会出现第1话烛台切的R18那样的描写(笑)

不过妥妥的色气担当是没得跑了。



整整花了一晚上整理才发现花丸里药研的戏份真的还挺多的,果然沾了第1话就登场的光吧。

但是能看到小哥哥像短刀的一面和在一期兄面前像弟弟的一面,今天也要赞美花丸。


评论
热度(189)
  1. Villa獄・楽 转载了此文字
    柄er咽气

© 獄・楽 / Powered by LOFTER